广西“一带一路”建设:海陆双线互动

浏览数:99

一湾连七国 钻石放光芒

来源:人民网、人民政协报

  开拓于西汉,兴盛于唐代的“海上丝绸之路”,论其与广西的关系,那便是古代船只载着黄金和丝绸等物,经今隶属于广西的合浦县港口沿北部湾东岸抵达东南亚和南亚,与通往西亚和欧洲的航线相接;而反方向而来的海外文明,也从这里登堂入室,令特色独具的岭南文明在两大文明的汇聚激荡中,焕发出全新的生机。

  这段帆影苍茫、舟楫相望的历史翻越千年,照亮了当下广西“一带一路”的建设。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广西既要推进海上合作,又要推进陆上合作,形成海陆双线相辅相成、互相支撑的生动局面。

  “海陆双线互动是广西在全国省份中特有的开放优势所在。”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磨长英坚信。广西陆地边境线长1020公里,海岸线长1595公里,是唯一与东盟海陆相连的省份。记者这一趟探访,领略了广西的地缘优势、港口优势、海洋资源优势、人文优势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这个突出的平台优势,也看到了其中的不足。这些因素都考量着广西能否承担国家赋予的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任。

  “好邻居金不换”

  在南海深谧的怀抱里,碧波万顷的北部湾连接着7个国家:北面是中国大陆,西侧及南面是东盟成员国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文莱。这里是我国距离马六甲海峡最近的港口,也是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半封闭的深海良港庇佑着人们的一次次出海和归来。

  “虽然学得很吃力,但汉语真的好有魅力!”面对记者,来自越南河内的广西大学留学生吴氏莺直陈来中国读书是冥冥中的指引。经过刻苦学习,这个姑娘顺利通过了HSK(中国汉语水平考试)五级,离她当一名翻译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每次来广西,都有不同发现。此次记者光顾时,一年一度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即将启幕,来自东盟国家的学子、商人和游客在绿意满城的南宁穿梭。河内与南宁民俗相近、人缘相亲,对吴氏莺来说在这里学习有点儿像到邻居家串门。

  “的确,广西与东盟国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这得益于中国与东盟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和东盟已顺利度过了‘黄金十年’,今年又是‘钻石十年’的开局之年。”磨长英告诉记者。

  一组来自广西商务厅的数据———2002年至2013年,广西与东盟贸易额由6.3亿美元提高到159.1亿美元,增加了24.3倍。广西与东盟的贸易额在广西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重从25.9%上升至48.5%。东盟已经成为广西第二大外资来源地。

  吴氏莺所在的广西大学开设有东盟10国的官方语言课程。这个姑娘目前在新闻系学习,“在这里我能观察到中国行政管理和社会管理运行,也容易比较在中国做新闻的方法和越南有什么不同。”

  最让她开心的是在南宁很容易购买越南商品,看到越南的小手工制品在中国销路不错,她很自豪。“‘好邻居金不换’,我希望中越关系越来越好。如果两个邻居不和睦,对我们的安全和工作都没有好处。”吴氏莺说。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根据广西商务厅提供的另一组数据,东盟10国中,已有6国在南宁设立或正在设立领事馆,在广西的东盟留学生达到1万人,占东盟在华所有留学生的1/5。

  改革就要有胆量

  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11个部委联合印发《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旨在全面提升云南和广西对外开放和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推动沿边大开放实现新突破。广西长期的繁荣边贸催生了跨境金融的现实需求,金融改革势不可挡。

  防城港是中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的滨海城市,与越南接壤。高大纤瘦的棕榈俯瞰着低矮密实的红树林,一道守护着这座洁净的城市。码头边上整齐堆放着各个运输集团的大集装箱,货轮和渔船整装待发。“面积不大海域大,地域不宽海域宽,总量(GDP)不多人均多,建市不长历史长。”市政协主席赵发旗这样形容防城港。

  赵发旗说,这里一句有名的旅游格言是“上山下海又出国”——十万大山森林公园神秘;金滩和月亮岛旖旎。而一旦取道东兴口岸,人们不仅欣赏到“一江两国”人们的生活方式,由海上航线至越南,持护照的中国公民可以实行落地签。6月份,磨长英曾赴防城港等几个城市作“加快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专题调研。她发现,广西每年有2000多亿人民币的跨境交易额,跨境金融潜力巨大,但官方的汇率机制却一直没能建立,以致汇率长时间被民间的“地摊银行”所控制。

  “中央既然选择广西做沿边金改试验区,如果我们没胆量尝试,就辜负了好政策。现在人民币和东盟的货币是通过美元折算,但汇率是有风险的,折算两次成本就上来了。能不能尝试在广西和云南边贸的交换中形成直接汇率机制?”磨长英希望能借用建设“21世纪海丝路”这个东风,加快推动沿边金融改革特别是人民币的国际化,简化边民货币兑换的手续。

  东兴市是防城港下辖的一个县级市,是中越边境最大的陆路口岸,也是国家批准设立的三个国家级重点开放开发试验区之一。站在东兴口岸,一辆辆满载货物的车辆从桥上成列驶向对面的越南芒街口岸,越南边民则每天入境中国做生意,在东兴摆起长龙一样的小摊,边民互市景象振奋人心。2013年,中越贸易额是127亿美元,占广西与东盟贸易额的79.9%。

  东兴互市贸易区内有200多家销售越南农副产品的商户,年轻的越南阮氏三姐妹就是其中一家,她们租下一栋两层小楼销售越南特产。大姐阮礼亲热情地介绍着家乡的木薯粉、红木和海鲜。她说,自从贸易区里开设了边民互市贸易结算中心,做生意省去了兑换货币的麻烦,比以前更方便了。

  “在这个市场里交易的货物和资金是绝对安全的。”东兴市河洲村党支部书记项志勇组织村民成立了边民互市贸易小组,在贸易区里做起金融担保与贸易协调工作。“如果你告诉我们需要购买越南的1000箱咖啡、100吨淀粉,我们小组会代表所有需方和越南的商户谈好,下订单,然后监督厂家发货过来。以前这边很多人常跑去越南采购,但经常买不到满意的货物,现在交给我们省时省心。”

  “在沿边金融改革政策上,防城港敢于先行先试。”赵发旗告诉记者,防城港致力于将东兴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成中国沿边领先、广西最高水平的开放平台。在东兴已经有多项与沿边金融改革相关的政策落地,包括边境个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越南盾正式挂牌交易,人民币和越南盾特许兑换业务试点等。

  中国农业银行防城港东兴国门支行于4月份挂牌中国(东兴试验区)东盟货币业务中心,就在东兴口岸出境人员通道不远处。经理黄聪向记者介绍,沿边金改政策未推行前,由于汇率不统一,各家商业银行恶性竞争的情况较重,“地摊银行”流行。目前,他所在的银行与越南的银行互开账户,每天早上双方进行汇率询价后,将结售汇牌价公布在银行大厅的电子屏幕上。他说,现在每天约有两三千万元人民币的交易额。

  一切似乎曙光初现。然而磨长英着急的是,国家给予沿边金改的政策红利只有5年有效期,且要求3年全面见效,目前几个月过去了,还未形成“热岛效应”,高层次的金融人才稀缺;边境地区经济总量小、新增边贸业务不足,难以达到银行金融机构开设业务网点的需求,导致实体金融机构数量较少,这些都制约着试验区的发展。因此,在各个可以发言的场合,无论是全国政协还是自治区的会议,还有本次的采访中,磨长英都尽全力为这项改革疾呼,“希望能争取更多的大政策、好政策来支持我们,否则广西将错失腾跃发展的良机。”